只想當一條鹹魚

99.8%主角控 基本上愛他就all他
剩下0.2%不是不吃CP就是喜歡的不是主角(廢話

5D's 魔物paro

※5D’s大正+魔物paro 出現Bug請見諒。

※遊星中心大概是無CP

※不知道為何牛尾貫穿全劇(

※OOC的話是我的鍋_(:з」∠)_

 

    「這個月第三起了嗎……?」

    看著地上面目全非的屍體,牛尾雙手合十為死者默哀幾秒鐘,隨後差遣手下們上前搜查。

    與前兩次相同,被害人被燒得連骨頭都脆化了,想移動都覺得困難,只能靠兇手特意留下的物品來判斷出死者身分。

    如果還可以找到與兇手相關的線索是再好不過的。

    「喂,」牛尾叫住手下的其中一位員警:「有找到些什麼嗎?」

    「是,長官!我們找到疑似受害者所持的小刀,根據調查死者的名字是炎城骸,26歲,男性。」

    「小刀?一般民眾怎麼會隨身攜帶那種東西。」

    「關於這件事…被害人似乎在當地到處找強者決鬥,輸了就會一再上門,贏了則會大肆的鬧一番,嚴重時還會出傷殘人士,造成對方及附近人們的困擾。在發現遺體的前一周沒有任何居民見過他,大家似乎都鬆了一口氣。」

    「這樣仇殺的可能性就很大了……有沒有目擊證人?」

    「這、這個…沒有……」年輕的警員一臉抱歉。

    「沒有?大晚上的燒個人沒有人出來看?」

    「非常抱歉!雖然我們將這附近的住家都問遍了,卻完全沒有目擊情報!」邊說邊附帶標準的九十度鞠躬。

    「罷了罷了。」聲音大到大家都看向這邊了。揮了揮手讓其他人繼續做自己的工作,牛尾揉揉額角:「有什麼發現再來匯報,你可以離開了。」

    「好的!」員警臨走之前想到甚麼般的回過頭來,語氣有點猶豫:「長官……這起連環殺人案,真的是人類所為嗎?」

    這超現實的事說出來自己都覺得沒底氣。

    「不然還有什麼!快去工作!」

    「是!!!」

 

    「那個臭小子,真該死的有夠敏銳。」

    即使是在路上安裝路燈的這個時代,在夜晚燃起足以燒死一名成年男性的大火絕對不可能沒有任何人發現,況且是在接近民宅的地方將人幾乎要燒成灰。

    人類根本不可能做到。

    牛為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那種東西」了。

 

    「嘖,要去找他們啊……」

    能夠在引起恐慌之前解決這個案件的人。

 

 

 

    「歡迎光……什麼嘛!原來是牛尾啊!」

    「克羅你這臭小子!是我就不用歡迎啊!」所以他才不想來找這些人,待會不知道還得受多少氣。

    「沒這回事。」聽到牛尾的抱怨,一直埋首於櫃檯忙碌的黑髮青年一臉認真的抬起頭說道:「只要來到我們モーメント都是客人。」

    倒是一旁的克羅拍了拍遊星的肩說他總是過於認真,只是跟牛尾開開玩笑罷了。

    「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不知何時出現的傑克,拿著一杯藍眼山靠在門邊,「總不可能是來買鐘錶或是想修理些什麼吧?」

    「啊!」克羅突然叫了起來,上前扯著杰克的衣領:「就想說你怎麼不見了!結果又給我去買那貴死人的咖啡!」

    「我喝咖啡又有什麼錯了!」

    「你喝咖啡沒有錯,錯的是你每次都喝最貴的!這間店都快被你喝垮了!」

    杰克也不甘示弱地指著牛尾:「工作不都送上門來了!」

    「……!」

    「…!」

    「!」

 

    「牛尾,說一下你來的目的吧!」對於杰克與克羅幾乎天天上演的爭吵,遊星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完全沒有想阻止的意思。

    無視就好。

    牛尾總覺得從遊星毫無波瀾的眼神讀到了這個訊息。

    「喔…好。」他抹了把臉,「你應該有聽說這附近出現了縱火魔吧?」

    「縱火魔?」

    「我知道這個,訂報紙的老爹最近總嚷嚷著。」克羅放棄與繼續杰克對質,搭著遊星的肩插入兩人的話題,「牛尾,問這個工作狂時事他才不會知道呢!」

    「……」

    「……遊星你別這樣看我。」我怕。

    「你們別岔開話題,牛尾你繼續說。」

    「別對我發號施令,杰克。」沒禮貌的小鬼。

    即使牛尾再怎麼不願意,尋求他們支援也是自己,只能老老實實地將一切全盤托出。

    

    「果然是『魔物』做的對吧?」牛尾問。

    「嗯啊,應該是沒跑了,但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杰克,那是……」

    「是我們認識的炎城骸沒錯,叫那種奇葩名字且隨身帶匕首的就只有他了。」

    「嘖嘖,沒想到他最後會是這種結局啊!」

    「什、什麼?你們認識他嗎?!」三個人突然自顧自地說起來,牛尾表示有點懵。

    這件案子是我帶來的啊喂!

    或許是覺得牛尾可憐,克羅好心的解釋:「遊星不知道為什麼經常吸引些奇怪的人,那就是其中一個。雖然最先被纏上的是杰克。」

    「纏上?跟蹤狂?」身為警察的牛尾聽到關鍵字職業病瞬間發作。

    「嘛,不太一樣,是追著他們想幹一架的。雖然造成的困擾也差不多就是了。」克羅聳聳肩,補充道:「牛尾你不用這麼緊張,就算杰克用火又跟他有過節也不會是兇手啦!」

    「……你不說我還沒有想到杰克也有嫌疑。」

    「喂!克囉!」

    「說笑的、說笑的!」

 

    「該回歸正題了,三位。」再這樣下去原本會出來的結果肯定會消失在閒話中,看不下去的遊星強行將話題拉回來:「牛尾,被害人間有交集嗎?」

    「第一名死者及第二名死者分別是不同劍道門派的師傅及接班人,第三位死者你們也認識,從身份看來除了前兩位可能有交集外很難斷定甚麼。不過經過調查,炎城骸曾經去兩間道場踢館過,當時應戰的就是那兩位。」

    「也就是說,從原本的無差別殺人變成只殺害炎城骸以及『與炎城骸交過手的人』嗎?」

    「真的是這樣的話很奇怪,一般的魔物並不會特意尋找攻擊的目標。」遊星抬手撐著下巴做思考狀「就算炎城骸惹到牠們也不該是交過手的人被殺。除非……」

    「除非有人指使,對吧?」

    「嗯。」

    「所以說杰克,自首吧。」克羅語重心長。

    杰克:去你的。

    兩個人再度互掐了起來,店主依舊無視。

    「被害者的身分是從兇手故意丟在附近的物品來確認的,有沒有錯誤的可能性?」

    「我們警方當然也有想過這方面的問題,為了以防萬一還特地去死者的家庭及經常出入的場所確認過,應該不會錯。」

    「確定沒有遺漏地方嗎?」

    「這……」明明是有平靜人心的藍,被那雙眼直盯著的牛尾卻無可自制地感到心慌,他看到遊星移開視線,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如果我的推測沒錯──」

 

 

    「長官,怎麼突然要我們去查與這次的死者交過手的對象?」

    「想趕快破案的話就安靜做事。」

    看屬下們個個滿臉疑惑,牛尾很想大聲說並非不想好好解釋,只是講了沒人會相信。

    他也不是自願想濫用公權的好不!

 

    『事情還沒結束,我們得找出兇手下一個目標。』

    幾個小時前的遊星是這麼和他說的。

    『你們警方去找出炎城骸踢過館的地方以及對決過的人,克羅的烏鴉會保護著他們。』

    可是連結一切的炎城骸都死了還會再發生同樣的命案嗎?

    牛尾問。

    『遊星都開口了你做就對了。』

    『大街上再出現白骨應該就會有人質疑警察們的能力了吧!』

 

    好好你們說的都很對我做就是了。

 

    『對了牛尾,你還有一項工作。』

 

    大概是炎城骸作風過於招搖,尋人的過程非常順利,不到辰時便已結束,牛尾卻總覺得忘些了什麼。

    要找的是:跟炎城骸交過手的人。

 

    「靠!我怎麼聽完就忘了!」牛尾突然大吼一聲,嚇得身邊的下屬抖了一下身子。

    「請問發、發生什麼事了嗎?」

    「最後那件事就交給你了!」語畢,牛尾便消失在轉角,留下滿頭問號的年輕員警。

 

 

    牛尾重重的推開モーメント的大門。

    「哈啊……你們……」確定三位青年都還在時他用力的鬆了口氣,甚至產生了肺裡的空氣快吐光的錯覺。

    「呦,事情辦得很快嘛!」

    「呦你個頭!」看克羅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樣他不由得起一股無名火,他可是快急到快火燒心,他抬手指向遊星和杰克:「那邊兩位也應該被算在條件範圍內吧?身為警職人員可不允許在知道一般民眾成為目標時還當作沒這回事。」

    被點名的杰克哼笑了聲,說:「我跟遊星並不是『一般民眾』,用不著你們警察的保護。況且一開始將我們帶進這個案子的不就是你嗎?」

    牛尾一時語塞。

    「杰克,他也是好意。」遊星對杰克露出不贊同的表情,「不過牛尾,當初讓你去做那些事時我們就知道自己是目標了。不如說,我們是目標才正好。」

    「那怎麼行!請你們主動去找魔物跟你們成為目標完全是兩回事!天曉得你們何時會被攻擊!」

    「但我們有反擊能力。你該開心的,要是下一個目標不是我們,你就只能等著收屍。」

    「這……」

    「沒事的啦!我們可是有三個人呢!偷襲才不管用。何況我們不說,遊星的實力你還會不清楚嗎?」想到當初牛尾被遊星狠電的畫面克羅的嘴角就不禁往上揚。

    「別說那件事……」牛尾的確親身體驗過了,到現在他還是很後悔自己當時幹嘛招惹那個小鬼,尤其是看到克羅連憋都沒憋的笑容時,「不對!你別轉移話題!」

    牛尾也很清楚就算沒看過另外兩人的實力,專門處理魔物相關案子的他們絕對不會弱到哪去。

    他承認最先帶案件找上門的是他,在他所認識的人中對付魔物的專業人士也只有遊星等人,但是他的職業道德不允許可能是下一個目標的人當誘餌。

    「別說你來負責誘餌。」看到牛尾的表情杰克有不好的預感,他皺著眉頭:「炎城骸根本不認識你,連看你一眼都不屑。而且只會添麻煩。」

    一桶冷水就這樣潑在牛尾頭上,他有些尷尬的表示自己沒這麼想卻收到三人質疑的眼神。

    「……?」→_→

    「……。」←_←

    「好了好了,別把氣氛搞的這麼嚴肅嘛!牛尾你不構成戰力就躲在一旁看著吧!我們家小肥羊保證是那位魔物使的優先首選,而且絕對不會少任何一根毛。」畢竟那隻肥羊啊──可是隻披著羊皮的狼。

 

    「真的會來嗎?」

    「閉嘴看著。」

    「噓──」

    最終牛尾還是像誘餌作戰妥協,條件是他也必須在一邊看著。

    就這樣,他與杰克、克羅三名成年男性在夜深人靜之時冒著被當成可疑人士的風險躲在燈光照射不到的小巷子裡,等待著獵物的到來。他們緊緊盯著獨自站在路燈下的店主先生,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瞬間,儘管他們都非常清楚那個人的實力。

 

    啪嚓。

    似乎有什麼東西被點燃了。

 

    「喂!那是什……!」

    黑暗中憑空出現一團火球迅速的接近遊星,火光壟罩住年輕男子,隨後引發了不小的爆炸。

    「真是的,半夜搞這麼大動靜!」

    「看來遊星先佈下隔離結界是對的,不然居民肯定會被波及。」

    與一派輕鬆的克羅及杰克不同,牛尾幾乎要在爆炸的瞬間衝上前去。

    如果不是被身邊的兩人給攔住的話。

    「你、你們怎麼能這麼冷靜!他是你們的同伴吧?!」

    「嘖,所以才不讓你來的,一驚一乍的。」杰克咋了咋舌,抬起下巴示意牛尾看向遊星所在的位置:「看好了。」

    爆炸後的粉塵隨著強烈的氣流消散無蹤,從中顯現的是完好無損的遊星,仔細看會發現以遊星為中心的半徑一米半築成了接近透明的風壁。

    

    「哈哈哈!不愧是遊星!果然不會這麼容易就被幹掉!」

    「好久不見了,炎城骸。」

 

    「遊星的推論完全沒有錯誤……」

    「他果然還活著嗎。」雖然是疑問句,用的卻是肯定的語氣,見到應該早成為亡魂的炎城骸,杰克一點驚訝的樣子也沒有。

    克羅聳聳肩回應:「他的韌性簡直跟蟑螂沒兩樣,否則你們就不會吃他這麼多苦頭了。嘛,不過沒想到他會踏入這邊的世界就是了。」

    「哼,邪魔歪道。」杰克嗤之以鼻,他可不認為對方和他們是同一掛的。

 

    「真不夠意思啊,遊星!原來你和杰克一直都用這麼有趣的力量在玩。收到我給你的三張挑戰書開心嗎?」炎城骸說著,身邊浮現一具白骨,外形猶如西方神話裡的人馬,身周燃燒著火焰,在炎城骸的指示下攻擊隔著他與遊星間的風壁。

    遊星皺了皺眉,舉起手一揮,風壁從他身後裂開一條縫開始延展,接著變成風的牢籠反過來封住人馬的行動:「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咯咯咯,等你贏過我再說吧!」見骷髏人馬的行動被封鎖他也不惱,炎城骸從口袋中取出好幾把小刀在手上把玩著:「你的話,還是親自解決比較有快感。」

    遊星對炎城骸沒有太大的反應,右手默默地移動到掛在腰間的日本刀上。

    「星塵。」他呼喚著自己的夥伴。

    一條銀色與淺藍色相間的巨龍隨著強風降臨在遊星身後,牠對著無法掙脫風牢的人馬咆哮著。

    「哇哦!還真是有威嚴呢!」炎城骸輕佻的吹了聲口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三、四把小刀擲向遊星,遊星也非省油的燈,矮身閃過瞄準腦門的數把小刀的同時拔出刀來將炎城骸手中的小刀盡數斬斷。

    「居然只砍武器,你還是這麼天真啊哈哈哈哈!」速度是炎城骸最大的武器,他邊大笑邊用毫髮無章的手法攻擊著,他帶來的魔物也不斷地釋放出高溫的火焰想掙脫拘束他的牢籠。

 

    在場唯一的普通人驚恐地看著燃燒中的骷髏緊抓著身旁的人搖晃:「喂喂,那很不妙吧!」

    「就說別大驚小怪的。」被晃的眼花的杰克不耐煩的拍掉牛尾的手翻了個白眼,「所以才不想讓外行人跟來。」

    「唔!」

    「牛尾你就別難過了。你看遊星的表情,看起來像陷入困境嗎?」

    牛尾順著克羅的視線方向望過去不禁張大了嘴。

 

    遊星在笑。

 

    雖然不明顯,但確確實實的是在笑,就像是在享受這場荒唐的決鬥。

    即使用不會使對方重傷的方式攻擊,遊星凌厲的攻勢依然能夠牽制住炎城骸的行動,每一次的攻擊炎城骸身上便會拉出一條血痕,原本與遊星勢均力敵的他不以為意,卻漸漸地處於下風,等到他察覺時遊星的刀已近在咫尺,身後傳來龍的怒吼,龍的吐息釋放又是一陣爆炸,他無須回頭看就能知道他的好夥伴已灰飛煙滅。

    炎城骸撇一眼抵著自己頸側的刀鋒,嚥了口唾沫,問道:「你什麼時候動的手腳?」他發現自己的行動完全被牽制住了,就算沒那把刀也動彈不得,但是那條龍一直都在和他的魔物對峙才對。

    「呼叫星塵的時候。」遊星彈了個響指,一條身形嬌小的龍漸漸現形,與像會出現在西洋童話中的星塵不同,牠更接近當地傳說的模樣。

    遊星的語氣實在太過理所當然讓炎城骸無語好一會兒,隨後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我輸了,是我輸了!你帶了警察吧?要抓我就抓吧!」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遊星打了個手勢招呼同伴們,隨後問道。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有趣啊!那些人真讓我失望,『轟!』的一下就死了。不過你啊,倒是出乎我意料的讓我感到興奮。」炎城骸裂嘴一笑,甚至不顧圍繞在身周的風鐮,誇張地高舉著手。

    簡直有病。

    「炎城骸,我要以殺人未遂以及故意殺人嫌疑的名義將你逮捕歸案。」朝著這邊走過來的牛尾拿出手銬銬上炎城骸的手。

    這樣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吧!

    牛尾看著才剛經歷一場戰鬥卻馬上聊起來的三人(或者說兩人?),一直懸在案件上的心才放了下來。

    「看來明天開始能早點下班了啊……」

 

 

    「嘖嘖,遊星對外行還真是不客氣啊!」克羅感嘆著,「炎城骸大概以為由星只有星塵龍吧!馬上被拉走吸引力不說,還漏掉星塵小龍也就只能輸了。」

    「不過就算是聲東擊西遊星也是認真的在跟他打,看他們打成這樣搞得我都技癢了。」

    「就是這樣遊星才寧可自己當誘餌不讓你上去。」現在是在抓殺人犯不是一般打架好嗎?

    克羅翻了個白眼,繼續數落杰克:「你絕對會打到忘我然後就不分青紅皂白的一把火燒的渣都不剩。」

    「混帳你說什麼!」

    「有意見嗎?我說的是實話。」

    一如往常的,兩人因為一點小事便吵得不可開交。

    當然,遊星同樣沒有任何打算勸架的跡象忙著自己手上的工作。

    「遊星,手停下來了。」注意到好友有點反常的克羅放棄與杰克間幼童般的爭吵選擇關心遊星。

    不對勁,平常的他只要投入工作沒有自己喊停都不會休息。

    「啊……」

    「你在想炎城骸說的話吧?」

    遊星撇過視線不做回答。

    克羅嘆了口氣,心想這人腦袋明明就很好,偏偏這種時候腦袋就短路:「既然我們都知道了就別想著要一個人蠻幹。是吧?」他看向一旁的杰克。

    「那當然!炎城骸都說給他魔物的人是叫歌德溫的貴族,大概還有其他人也從他手中得到魔物來做壞事吧?沒道理我們不查。」

    「就算跟你父親的事沒有任何關係我們也不能放任他禍害他人嘛!」

    「你們……」

    「別那個表情,我們是朋友不是嗎?」克羅伸手搭著遊星的肩,捷克也點頭附和著。

    「……謝謝你們。」

    

    今日的モーメント鐘錶店依舊營業中。

 

                                                           ─TBC?─

 

 

 

 

 

 

 

 

 

 

 

快新(柯)/微小說

※微 快新(柯)向

※無聊找來玩的產物,但很偷懶的紙挑15題(超混

 

1.Adventure(冒險)

 

    那個偵探總是不顧安危的到處跑,連身為怪盜的自己都不免替他抹一把汗。

2.Angst(焦慮)

 

    距離炸彈爆炸只剩十秒,無論再怎麼著急也只能相信了。

 

3.Crackfic(片段)

 

    光之魔人將自東方天際降臨,消滅白色罪人……

    「紅子啊,你的占卜也有出錯的時候呢!」

 

4.Crime(背德)

 

    「基德你幹什麼!」

    「我想確認一下是不是全部都變小了嘛……痛!」

 

5.Crossover(混合同人)

 

    「金田一耕助的孫子嗎……有機會想見見呢!」

    不,別見世界才會更和平一點,黑羽快斗腹誹著。

    開玩笑,這得出多少條人命。

 

6.Death(死亡)

 

    工藤新一在一場黑與白的爭鬥中槍擊身亡,取而代之的是江戶川柯南正式由工藤家收養。

 

7.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M21心得(喂

 

    「欸大偵探,能讓你那位大阪朋友別講可能讓女孩子誤會的話嗎?」

    「蛤???」

 

8.Fantasy(幻想)

 

    「要是你媽找我老爸拜師時帶著你一起來應該會很有趣吧!」

 

9.Fetish(戀物癖)

 

    只有他自己知道,怪盜基德那裝模作樣的小卡都保存在工藤家的某個角落。

    噢對了,沖矢先生可能已經不小心翻出來看過了。

 

10.First Time(第一次)

 

    「你連重機都在夏威夷學過嗎?!」

    「不,我第一次騎。」

    「……」現在跳車來不來得及?

 

11.Kinky(變態/怪癖)

 

    有沒有怪盜基德是戀童癖的八卦

 

12.Romance(浪漫)

 

    「沒想到連你也在,這次我可沒要偷任何東西呢!」

    「你都出現了,我怎麼可能乖乖的待在家。」

 

13.Time Travel(時空旅行)

 

    「想看小時候的我何必搞穿越?看柯南不就夠了。」

    「嘛…雖然都很可愛…但那可是真正只有七歲的新一耶!!!」

    「……」

 

14.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不論是工藤新一還是黑羽快斗,立場相反的兩人從來不乏追求者。

 

15.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基德大人!請把我跟寶石一起偷走吧!」

    「別裝了。你是鈴木大小姐對吧?」

 

 

    

 

緋色柯/段子

※點文 緋色柯
※原作向 安室不知道柯南是新一 赤井沒明說,但個人認為赤井不可能認不出讓妹妹到17歲都念念不忘的魔法師男孩
※片段滅文法 毫無劇情可言 OOC的話絕對是我的錯_(:з」∠)_


1.「通通不准動!否則我不保證這小鬼的安全!」
「冷靜點!出川先生!做這種事對你來說沒有任何益處的!」
「閉嘴!不准動!」

2.糟糕,被當成人質到有點麻木是不是不太好的現象?

3.被犯人當成威脅警察們的擋箭牌的柯南沒有理會快碰到自己的刀尖,而是分神思考了起來。
以一位偵探來說,他成為人質的次數實在是有點多……不,是太多了。即使工藤新一能完美的運用阿笠博士的發明,以及江戶川柯南這個身分的一切來解決所有案件,卻也無法改變小學生外表這個硬傷。

3.身材嬌小,重量輕巧,簡直是人質的優質首選!

4.那麼,現在該如何脫困?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實在是無法就這麼使用麻醉針讓嫌犯就這麼昏睡過去。
像想到什麼般,柯南抬眼看了下離自己最遠的赤井秀一,得到對方的首肯,再看向警察旁邊恰巧也在案發現場並被捲入事件的安室大哥哥,見對方一臉不情願卻點了點頭。
確定兩人都了解自己的想法,一直安安靜靜被抓著的小學一年生突然開口:「吶吶,叔叔!我想上廁所!」

5.犯人、警察:?????

6.就在眾人楞神的瞬間,一顆子彈打中了嫌犯持刀的手,刀子匡噹一聲落到地面,下一秒,安室衝上前一手劈向還在慘叫的男人,另一隻手緊緊的抱住男孩。
「…?!逮捕他!」
「是!」

7.「安室哥哥……」
「沒事就好,剩下的我們路上再『談談』?」安室笑的溫柔得體,滿意於孩子瞬間僵直身體的反應。
8.完蛋,來自現役公安的安全講習沒有兩個小時絕對結束不了。

9.垮下臉來求救似的叫了聲:「赤井先生……」柯南卻收到FBI王牌如刀的冰冷目光,示意著他是絕對逃不掉的,與安室的說叫相比,赤井無聲的責備簡直與凌遲無異。
讓自己身處險境,還讓兩人擔心,柯南自知理虧的低下頭,看起來有那麼點的令人心生不捨,一隻大手覆在他的頭上,耳邊傳來的是低沉的嗓音:「下不為例。」
「嗯……嗯。」

10.「赤井!給我離柯南君遠一點!!!」

                                                                                                         -完-


快柯/無題

※朋友的點文 快柯 但CP感很弱(到底

※知道彼此身分為前提

※如有OOC請見諒

 

    身為一個外表看似小孩,內心實為前途大好、花一般年齡的高中生,江戶川柯南實在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落得這副窘境。

    在諾大的遊樂園中被迫迷路,還該死的被前來勘察「工作場地」的小偷先生撞個正著,柯南都要懷疑自己今天是否犯了太歲或是水星逆行了。

    「嘿!小偵探,你怎麼一個人?迷路了?」

    「……你誰?」不知道現在裝作不認識來不來的及?

 

 

    至於事情為何至此,只能從鈴木家被炸了這麼多棟建築物依舊不怕死的贊助一座遊樂園開始說起,鈴木家的園子大小姐歡快的與小蘭分享新開幕遊樂園的門票,還貼心的連少年偵探團的份都一併算上。

    原先約好帶著孩子們一同去遊玩,卻沒想到小蘭接到畢業學姊的請託臨時無法脫身,至於園子,京極臨時回到日本來,小倆口相見歡,況且還是在情侶的約會勝地,還是別妨礙他們談戀愛的好。

    照(看)顧(管)偵探團的重責大任就這樣落在了柯南和灰原身上。

    然後,就在他思考行進路線的時候,那些孩子就跑沒影了。

    包括灰原。

    「……灰原那傢伙真的不是故意的嗎?」

    接著就有了開頭的對話。

 

 

    心不甘情不願的解釋完來龍去脈,看著毫無形象在公共場合捧腹大笑的黑羽快斗,柯南默默的下了要建議中森警官把寶石放在魚裡面的決心。

    「你笑夠了沒。」

    「抱歉抱歉!」黑羽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沒想到你還有這一天啊,柯南君。噗……!」

 

    柯南冷漠.jpg

 

    沒有理會那個還在笑的高中生,柯南無奈的嘆了口氣,拿出手機準備找人卻被黑羽伸手制止。

    「你幹嘛?」看著黑羽不懷好意的笑容,柯南有種不好的預感。

    「機會難得,和我約會吧!」

    「蛤?」你到底哪裡有問題?!

    管這個讓眾多女粉絲為之瘋狂的世紀大盜笑得多陽光,柯南只覺得:MDZZ。

 

    最後在黑羽軟磨硬泡之下柯南還是妥協了。

    當一個高中生不分場合對小學生土下座,並且吸收了所有路人的目光時你也會這麼做。

    在打電話向灰原報備時還被嘲諷一番,平成的福爾摩斯,連發現身體變小都沒這樣懷疑過人生。

 

    柯南就這樣被黑羽拉去坐坐旋轉木馬、搭搭雲霄飛車,和平的令柯南感到不可思議。不得不承認,魔術師先生的浪漫細胞比自己多上不少,將花變成霜淇淋這種把戲絕對足以讓自家青梅竹馬驚呼連連,只可惜對象是自己。

    「謝啦。」

    「嘖嘖嘖,這個語氣不對啊,柯南小朋友。」黑羽一臉痛心疾首「難道你就不能可愛點嗎?就像平常對你家小蘭姊姊那樣啊如何。」

    「……」柯南毫不猶豫地送黑羽一雙白眼,但想來拿人手軟,只好用小孩子專屬的甜膩嗓音搭配上目線看著黑羽:「黑羽葛格!謝謝你!」語畢,便面無表情地拿著霜淇淋丟下黑羽一人走掉。

    扣除這個小插曲,計畫外的小約會還算挺愉快的,直到被鮮血濺一身之前柯南是這麼想的──

 

    用手帕細心的把柯南臉上的血跡擦掉,黑羽忍不住嘀咕:「名偵探,你的命格是不是自帶命案啊……?」就算聽過名偵探走到哪都有命案的「豐功偉業」,黑羽還是想吐槽哪有人才進到鬼屋沒多久就成為第一發現人的?!

    光這樣還不打緊,死者被兇手一刀劃破頸動脈,比起黑羽或是其他大人們,柯南更接近倒地的屍體,在視線昏暗的鬼屋中聞聲而去的少年偵探直接被從被害人的鮮血噴得滿身都是,饒是對案發現場經驗豐富的柯南腦袋都空白了幾秒,最後是率先回過神的黑羽將孩子給抱離屍體,並且以工藤新一的名義要求封鎖現場及聯絡刑警才得以保留案發現場的完整。

    「沒事吧,柯南君?聽說你被血噴到了……啊,工藤君原來也在啊!」被目暮警官趕過來問證詞的高木警官一臉擔心,即使是那個柯南,遇到這種情況是個人都會嚇到失神,抱著或許要替小學生心理輔導的想法而來的高木發現了稀客。

    「好久不見了,高木警官。」和工藤新一長著一副臉皮的黑羽微微頷首,可以說是完美對應:「抱歉,可以請您替柯南君準備一套乾淨的衣服嗎?您也知道這孩子剛才……」話語突然停下,工藤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柯南,欲言又止的樣子。

    「诶?啊!包在我身上!」

    高木完全忘記原本的目的,奔向遊樂園內的周邊販售處。

    「就這樣把高木警官支開,你可真壞心。」

    「嘛嘛,別這麼說啦!這不也是為了你好嗎?」

    「笨─蛋──我又不是沒遇過這種事。」覺得自己被小看了,柯南用招牌的半月眼看著黑羽:「想幫我的話還不如去問嫌疑人話。」

    明明個頭這樣嬌小,使喚人卻不是一般的強硬,黑羽花好大的力氣才維持住自己的撲克臉:「好好好。就這一次,平成的亞森‧羅蘋當你的華生醫生,滿意嗎?我的福爾摩斯先生?」

    「真是,說些什麼啊……」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錯覺,柯南覺得破案的速度比以往都還來的快,與跟服部、世良帶點較勁意味的合作不同,除去偵探與怪盜間你追我跑時的火藥味,兩人的默契簡直好到令兩位當事人覺得不科學。

    「你說不定挺適合當華生的。」

    「名偵探,你說了什麼嗎?」

    「沒事。話說回來,有乾淨的衣服我就該感謝了,但是高木警官買這是什麼衣服啊?!」

    胸前印著大大的遊樂園吉祥物小熊的帽T還在接受範圍內,但上面怎麼會有耳朵跟尾巴啊喂!

    「很適合你啊!一年級的柯南君──嘿!足球收起來!反對暴力!」

 

 

    將小學生偵探送回酒鬼大叔的偵探事務所時已經不是一般人會在街上遊蕩的時間點了,還在外頭陪伴兩人就只剩下星星和月亮。

 

    「嘛…謝謝你送我回來。」

    「小事而已,這是紳士的義務。」黑羽揉了揉柯南的腦袋,小孩子的髮絲非常柔軟,讓他忍不住又多摸了幾把「希望今天有讓你玩的盡興。Good Bye, my Holmes.」

    一陣煙霧過後黑羽便消失在柯南的視線中,從空中飄來一張基德慣用的、有著戲謔意味標誌的小卡。


    『比起當偵探的助手,當怪盜讓你追著我跑更加的有意思呢💕

                                                 怪盜基德』

 

 

    「這傢伙…!明明都聽見了不是嗎!」

    「柯南君,在外面幹什麼呢?快進來啊!」



                                                                                                   -Fin-